千希

失忆的原因

  我不记得和她在一起的时光了。
  脑中只余一片空白,那些记忆,应是美好的,或悲痛的,或平淡的……我都忘了。谁动过我的记忆?为什么要让我忘掉她?好奇怪,我不知道。
  医生告诉我以前我有个女朋友,我和她过得不错,但有一天我出了车祸,失忆了。这样的剧情在电视剧中经常出现,被吐槽为烂俗梗,但就是在医生口中说出了。是否能相信医生,我还不知道。我在的这家医院,曾经上过电视,应该是个有着好口碑的医院。那么,就相信他吧。什么都忘记了,醒来第一眼见到的是医生,或许是先入为主,我觉得他可以让人相信。
  我向医生咨询了从前的我,得知我是一名漫画家,25岁,有一位女朋友,上班族,26岁。我和她在医院相遇,发现对方和自己谈得来,就交换了手机号,日久生情。租了一套小公寓,在里面生活得恩爱,但是因为经济基础不扎实,女方父母没有同意,就这样有一天,我为保护一位小孩,出了车祸。
  为什么会在医院相遇?我提出了疑问。医生说:“你们都患上重感冒,打点滴时互相看对眼,于是就……”尾音意味深长。还有一个疑问,为什么医生会知道这么多关于我和她的事?医生笑了笑道:“我以前和你是好友,你喜欢跟我讲这些事。”我也笑了,虽然我都忘了,但有个医生这样的好友,还挺开心的。
  我现在正住院,医生负责帮我回忆。听他讲了许多零零碎碎的片段,我感到这些记忆正重组着,脑中可以出现一些过去的画面了。让人怎么说呢,我有一种怪怪的感觉,头有些痛,像是在排斥这些回忆一样。我问医生,医生说是想起记忆太快,原本失忆的大脑接受不来。我相信了他。
  几个月过后,我差不多康复了,医生笑着和我一起办理出院手续。不知为什么,我感觉他的笑,有些苦涩。可能是工作太累了吧。
  出院过后,我回到了租住的公寓。拿出医生给我的钥匙开门进入,发现面积的确比较小,不过房屋里的摆设很温馨,沙发上是双人抱枕,洗手间有成对的杯子,卧室只有一张床,床上有两个枕头。这些都是我和她一起生活过的痕迹。
  我走到床头柜,医生告诉我上面有我的手机。我按了按钮,显示屏上是今天的日期,还有……一条短信。上面写着:楚佩生,我爱你。你原谅我,好不好?发送人:陆随。
  我叫楚佩生?我叫楚佩生。我的爱人是陆随?我的爱人是陆随。我的爱人——是陆随。我爱他。
  一切都想起来了。
  我叫楚佩生,漫画家,25岁,我的男朋友,陆随,医生,26岁。我们在医院相遇,陆随是我的主治医生,我失明了。在治疗的过程中,我对他产生依赖,随后是依恋,陷到深渊里,无法自拔。陆随一开始对我也有好感,被我的热烈追求所打动,于是接受了我。我们两人的恋情必定是艰难的,双方家长都不同意,我们劝说,但没有用。最后,我们不管他人的眼光,还是在一起了。只是有一天,陆随被父母强行要求相亲,他们以死相逼,陆随不得不同意。我很生气,但陆随提出了一个计划:我们还是在一起。等到那个女人生下孩子,就没有什么好苦恼的了。我的气消了,陆随一向很理智,这个计划可行,就是那位女人不好弄,如果一直死缠烂打地对陆随,就没办法了。我们决定试试。陆随和相亲对象结婚了,很快她怀孕的消息被我得知,看来计划还顺利。过了九个月,那个女人早产,生下了一个女孩。陆随提出了离婚请求,女人不答应。女孩是早产儿,身体虚弱,她不放心。陆随的父母也一直紧盯着他,没有办法,只好继续过下去。我心灰意冷,借酒消愁,结果出了车祸,失忆了。陆随告诉我过往的事,让我回忆。只不过把“他”换成了“她”罢了,却是要让我放下一段感情。
  陆随苦涩的笑,在我眼前显现。又何必呢,我早已放弃了。
  已经放弃了么?
  是的。就是……在我第一眼看到他时,还是会不由自主地相信他。

(本剧情原创,如有雷同,纯属巧合,谢谢阅读)